光明日报 | 白山黑水间的守护


时间: 2023-12-25     来源:光明日报    浏览量:1130

1703472117436514.jpg

1703472140136449.jpg

插图:郭红松

【中国故事】 

地球上的生物千姿百态,自然界更是奥秘无穷。数不尽的生灵,与我们共享美丽缤纷的山川、河流、森林、海洋。

横跨吉林、黑龙江两省,总面积1.41万平方公里,地域辽阔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既没有围墙、栅栏,没有人造景观、游乐场地,也没有供游客观赏动物的交通车。这是一座怎样的人与野生动物的共生共享的“公园”呢?

“为动物盖好房子”

从生物学上讲,植物处于食物链底层,居于中间的是草食动物,顶端的则是肉食动物。在东北这片茫茫林海中,东北虎、东北豹处于当地食物链的顶端,它们控制着哺乳动物的群落。它们向何方迁移,选择在哪里定居,都可以直观地反映整个地区生态系统的整体情况。

在这片辽阔如海的山林,常常会发现动物们行走、捕食、繁育留下的痕迹。那么,东北地区的山林是否能够再次成为东北虎、东北豹,还有野兔、梅花鹿、狍子等动物们选择长期居住的家园呢?

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我找到了答案。

对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来说,拍摄到或通过影像看到东北虎、东北豹以及别的动物,早已司空见惯。为了更好地在核心保护区监测和保护东北虎、东北豹等野生动物的生存状况和生存环境,保障东北虎、东北豹和其他野生动物的栖息环境,科研人员已建立一套完善的“天地空”一体化监测系统。

我们以为的寂静单调、灌木丛生的山林,其实是一个丰富多彩、妙趣横生的世界。

镜头里不时出现的是几只黄鼬和松鼠,它们或许是在冬天到来之前,利用秋天食物丰沛的时节,在拼命地寻找和储存越冬的食物。

高大笨重的黑熊无所顾忌地闯入镜头里,它拖着硕大的身躯,东抓西刨,不停歇地忙碌着。

几只野猪横冲直撞地来了,它们所经之处,像是被打劫了一般,地面厚厚的落叶,被翻腾得杂乱无章。

美丽的梅花鹿优雅地一回眸,面对镜头,像是突然发现我们在看它似的,羞怯地转身离去。

我们常说的“傻狍子”,在画面里呆呆地站立,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几秒钟时间,这只可爱的小狍子,就消失在茫茫林海。

…………

自从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以来,还监测记录下许多东北虎、东北豹的身影。

高大威猛却低调不张扬的东北虎,有的悠闲漫步,有的捕食猎物,有的好奇地研究布设的监控设备。东北虎身上的斑纹,在阳光下既雍容华贵又自然大方,显现出它们那与生俱来的自信和霸气。

东北虎的领地意识特别强。除了捕猎和休息,东北虎最主要的日常活动就是维护自己的“领土”,也就是自己的自然家园。东北虎对领土的守卫,有些像国与国之间的边境线上立下的界碑,意在提醒:“这是我们的领土,非请勿入!”

但是,自古享有“山林之王”称谓,领土意识或家园意识如此之强,神一样存在于山林中的东北虎,一度还是无领土可守,进而无处安身,甚至遭遇种群灭绝的劫难。

“东北林业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所做的工作,就是保护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平衡。通俗地说,就是为动物们盖好房子,保护和恢复东北虎豹野生种群的家园,让它们有家可回,有领土可守。”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汪清分局的负责人表示。

我们深深地感觉到,他们是将东北虎、东北豹当成了与他们共同享有东北山林的“自家人”。

2017年,中国成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标志着东北虎、东北豹的保护进入全新阶段。园区内的生态系统得到整体保护修复,森林蓄积量增加,东北虎、东北豹的野生种群也得到了恢复。东北林区成为中国仅有的野生东北虎、东北豹稳定栖息地和扩散种源地。野生东北虎数量也在逐年增长,如今东北虎已经在50只以上,野生东北豹数量也在60只以上。东北虎豹幼崽的成活率,也从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成立前的33%,提高到现在的50%以上。

虎啸森林、豹走山川的景象悄然再现。

还山林原本的清净

身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林区夜晚的寂静,让人们产生了某种期待,幻想着性格孤僻,一向喜欢保持沉默的东北虎,可能就在不远处的山林,随时准备发出低沉而威严的虎啸,呼唤山林里动物们集合,开始一场动物们的聚会。

当然,这种情景只发生在童话或动画作品里,人是很难与老虎相见的。

山林之中,东北虎华丽的斑纹大氅,仿佛是它们的隐身衣,只要不想让人发现,就很难知道它们躲在哪里。一旦人类真的与它们邂逅,结果也是很难预料的。

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大兴沟局,我们眺望了园区内钟灵毓秀的四方山。在四方山的东北虎豹保护区内,安装有一千多台红外线照相机,拍摄到东北虎豹10多次,拍摄到黑熊300多次。

珲春市林业局巡护队队长李冬伟,在护林行业小有名气。他所带领的巡护队,最主要的日常工作,就是在东北虎、东北豹最有可能出没的地方布点红外相机,记录它们的种群状况、活动轨迹。

在珲春见到李冬伟的那天,已是傍晚,他刚刚完成一天的巡护工作回到市里,全身带着山林空气的清新和山风的清爽。

李冬伟说,这些年当地人见到老虎的次数多了起来。对每天巡护的李冬伟来说,他也常和东北虎擦肩而过。有时候他们选好地点安放相机之后,就像老虎有感应一样,仅仅过去几分钟,老虎就大摇大摆地来拍照了。李冬伟说,间隔那么短的时间在镜头里见到老虎的身影,他和队友们真是又兴奋又后怕。

刚刚坐下的李冬伟,就像还没有完全松弛下来的陀螺一样,兴奋地讲起2022年12月一次在国道上和东北虎的奇遇。

“当时,看到老虎就在我们的前方,我们因为急刹车,车身晃动了一下。其实,那只老虎见到我们时也很害怕,它跑向公路旁边的隔离带。隔离带下边有缝隙,但是老虎想钻却没钻过去。我心里对它说,我们已经看见你啦,也把你的照片拍下来啦,快回到山上吧。于是,我按喇叭示意老虎,直到看着它安全上山了,我们才继续赶路。”

11年来,热爱山林的李冬伟,带领着珲春市林业局巡护队,为东北虎的种群情况、生存现状,为科研和保护工作提供了珍贵的一线资料,也为东北虎豹国家公园制定保护规划提供了有效参考。

李冬伟和他的巡护队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清山、清套。即在日常护林防火,保障山林安全的同时,把山林不该存在的东西清理掉,把隐藏在山林里捕猎野生动物的套子清除掉,还山林原本的清净。

早些年,一些靠山吃山的林区农户和猎户,不得不靠捕猎野生动物,来添补家用。在山林里动物时常出没的地方,置放铁夹子,下猎套是常有的事。

随着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实施,过去常年靠打猎讨生活的猎人,放下了手中的猎枪。但不少曾经置放在山林里的猎套,还在山林中的各个角落里隐藏着,随时可能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

李冬伟和他的巡护队,还将巡护区域划分成180个网格,展开拉网式的清理,尽量做到清一片、净一片。

如果说东北虎、东北豹的活动区域很广阔,那么李冬伟所带领的珲春林业局巡护队的巡山清套工作区域,面积也很广阔——包括了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全部范围,这个区域也是东北虎豹向我国内陆扩散的重要廊道。巡护队每天都要在野外步行10公里以上,坚持以实际行动保障东北虎豹栖息地廊道的畅通。

东北虎豹保护是每个人的事

在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还有一个特别的巡护集体——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东宁局女子巡护队,这是国内第一支专职女子巡护队。

2019年成立的这支女子巡护队,现有6名队员。这几位“80后”“90后”女孩,有着山林一样的朴素品性,也有着山林一样蓬勃的青春活力。他们的祖辈和父辈,很多都是老林业人。

有着高挑身材的周颖,今年35岁,她是在2021年5月主动参加女子巡护队的,当时女儿才刚刚一岁。入队后,周颖就与队员在各个乡镇做防火调查,宣传到哪个乡镇,就住在哪个乡镇。

周颖没有讲她如何与刚断奶的女儿分开,没有讲自己对家的思念,她饶有兴致地讲着她的工作:“我们的远红外相机拍摄到了很多野生动物,有东北虎、东北豹、梅花鹿、野猪、狍子、狗獾、赤狐等等。很多山川沟壑都有我们走过的足迹。看着生态环境慢慢恢复,我们觉得一切都值得。”

今年38岁的张昕坦言,尽管自己算是“林三代”,对大山、森林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但刚开始参加巡护工作时,她仍然感到很陌生。现在,她已经是一名熟练掌握专业知识的巡护员了。

她们和男队员们一起上路,主要工作是给山林中的野生动物补饲点添粮加料,也负责清山清套、维修维护红外摄像机等。上山做巡护,对她们来说,似乎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她们觉得这些工作由女子来做没什么稀奇的,只是工作场景有些特殊罢了。

俊秀中透着沉稳的邱时,是这支女子巡护队的队长,也是牡丹江市的人大代表。她介绍说,这支国内第一个巾帼巡护队,一年要上山做巡护200多天,与男性巡护员工作量没有差别。

每天清晨六点钟,她们就带着一些干粮和水,去往大山脚下,上山全靠步行。

虽然这是一支由女子组成的巡护队,但是凶猛的野生动物们不会因此对她们网开一面。

2020年夏天,她们进山清套,走到了一处山涧,万物寂静中,只听得老虎的一声啸吼,似乎整座山都在颤抖。这声音,让她们感受到了森林之王的霸气与威武,她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发抖,像发了疯一样向外跑去。这是她们第一次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与老虎相遇。

由女子巡护队完成布点的红外相机,记录了野猪、狍子、梅花鹿、狼、黑熊、东北虎等许多的野生动物。

邱时自豪地说:“看着它们在我们巡护的这一片区域繁衍生存,我想我们工作的意义就在这里了。”

还是小姑娘模样的吴桐,是“90后”,也是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在2019年成立之初就加入了女子巡护队。

说起巡护途中的奇妙趣事,吴桐像孩提时随家长去动物园一样兴奋。她曾近距离看见三只野生梅花鹿向山顶奔跑,体型比她想象的要大许多,头顶的鹿角像高大树木的枝丫,身上那有斑点的毛色光滑而艳丽。见到它们的那一刻,吴桐激动无比,大声喊着:“鹿、鹿、快看,快看那是鹿。”

她们的工作不仅很有意义,也很有趣味。巡护队的女队员们一同走过崇山峻岭,也走过两山夹一沟的峡谷,还攀登过悬崖峭壁。现在,她们能看见的野生动物活体、足迹、粪便都越来越多了。

“90后”的徐春梅,毕业于齐齐哈尔林业学校,在林场做过几年护林员后,主动报名加入了巡护队。在此之前,没人觉得女子可以做巡护员,就连与徐春梅共事的男护林员们也以为姑娘们只是跟着溜达两天就不去了,结果徐春梅和姐妹们一直坚持了下来。

惊险的事情不止一次地发生过。一年冬天,徐春梅和队友们在巡护途中,经过一个虎豹活动活跃的地点,看到地上有东北虎的足迹。她们第一时间采集数据,记录坐标、地点、掌垫宽度、步距等。雨雪交加,地面湿滑,给野外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在经过一处山坡时,徐春梅踩到一块石头,脚底打滑,差点滚下山崖,一起上山的队友及时将她拉了回来。这惊险的一幕,恰巧被远红外相机拍到了。

作为林业巡护员,白雪说她最大的感触是自己的身心得到了释放,同时对大自然也有了更多的敬畏。她从一个原来连草丛都不敢进,看见毛毛虫就尖叫的女孩,变成了看到野兽都不会眨眼的“女汉子”。

密林深处,隐藏着太多意想不到的危险和困难。炎热的夏天,她们上山仍旧需要穿长袖长裤。在平均气温零下20℃以下的冬天,上山巡护前,队员们都要努力地把自己裹严实,上身穿两件羽绒服,下身穿两条棉裤,脚上穿着棉鞋,还不忘塞上一双发热鞋垫。尽管如此,在山里站上几分钟,寒气便会从脚底侵袭到腿,透到全身。

尽管条件如此艰苦,女子巡护队员们都有着积极乐观的心态,总能在苦中作乐。每天早晨,她们揣上个面包就走,中午吃饭,捡起两根树枝就当筷子。冬天积雪最深的时候,姑娘们蹚着没过膝盖的雪往前走。赶上下雨没带伞,她们索性唱着歌,一步一出溜地冒雨而行。

在复杂特殊的山林环境中,即使是徒步行走,都可能遇到危险。更何况,她们还要在恶劣的环境里完成巡护任务。

这些女巡护队员,熟悉山林胜过熟悉她们自己。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山林中穿行的过程中,她们练就了坚实的体魄和勇敢的品格。4年多的时间里,女子巡护队清理了猎套4300余个,完成冬季补饲和投放饲料11000公斤,更换远红外相机电池17000节。

2023年5月4日,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东宁局女子巡护队荣膺“黑龙江省青年五四奖章集体”称号。同年,在第二届国家公园论坛开幕式上,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东宁局女子巡护队荣获首批国家公园建设优秀团队称号。

在黑龙江省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绥阳分局,有一个很有观赏性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绥阳局标本室”。这里收集了丰富的动植物标本,有东北虎、东北豹、黑熊、小熊猫、梅花鹿、野猪、野兔、狍子以及珍禽、药材、菌类、鱼类、蝴蝶等等,是一个学习动植物知识的教育基地。在标本室里,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一个展柜摆放的钢丝套子、铁架夹子等捕猎工具,大小不一的猎套,看起来制作很粗糙,但却是对野生动物最有杀伤力的武器。

把生态保护、动物保护,变成所有人的事,把东北虎豹的保护变成每个人的事,其实也是国家公园体制建立的初衷。东北虎豹国家公园成立以来,下村宣讲的,不再只有巡护队员,还有不少当地的市民、村民以及那些放下猎枪做了志愿者的猎户。

沿着森林公路一路行驶,我们进入了长白山脉北端的六峰山。公路两边,是林场的工人种下的大豆、玉米等农作物。凉爽的微风,裹挟着红松木的香气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森林安静、祥和,令人完全想不到这里竟是人与野生动物共同生活的区域。只有“东北虎豹出没,注意安全”的警示牌,才提醒我们,这里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珲春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秘书长郎建民,保护和研究东北虎的二十年,曾十多次与东北虎相遇。他表示,如今东北虎豹保护的成果,是一代又一代人辛苦奋斗的事业,未来还需要几代人继续努力走下去。

东北虎豹保护是每个人的事。我们给东北虎、东北豹提供越来越安全、良好的栖息环境,人与虎豹就能和谐共处。

这也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的理想与目标。

“为动物们盖好房子”,今天,这个“房子”的主体工程已初见规模。

(作者:张艳茜,系陕西省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延河》杂志原常务副主编)




 

  •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官方公众号

  •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官方抖音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