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学者曹保明谈东北虎文化:让自然的生动重新归来

信息来源:吉林省人民政府网    时间:2018-04-07    打印

  长白山深处、虎啸龙吟,老熊、野猪、狍子、梅花鹿、狐狸、獾子、飞鸟……大自然生灵出没其间,身影灵动、神秘而天然。

  那么,长白山深山老林中,曾经美丽生动到什么景象呢?记者与著名学者、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曹保明多年来经常在风霜雨雪中穿山越岭、走村串屯深入探访,采撷温润入心的风土民情,漫漫长途中听他讲过无数动人的传说、奇妙的故事。谈及虎文化,这更是曹保明心中民间文化最迷人的一个篇章。

  《世上最后一个懂鸟兽语言的人》曹保明著。(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曹保明动情地表示:查阅历史记载,长白山的原始生态好得令人惊叹!到处是苍树老林,远远望去“一片黑绿,人不敢入”(清·吴樵《宽城随笔》);“森林满语曰窝集:吉林全省计有四十八窝集,大者亘千余里,小者亦百数十里,参天蔽日,人迹罕到……”(《吉林通史》卷二,孙乃民主编)。在这种环境中,人必须要了解山林,更要了解山林中的生物,包括虎、豹、鸟类等等。

  2008年9月,记者采访第五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蒋子龙,在谈及他印象最深的吉林作家时,蒋子龙特别提及吉林作家曹保明、胡冬林的作品。他感慨地对记者说:“这些人为东北文化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吉林的东北风有力度有阵势!”蒋子龙还曾特地询问曹保明所著《世上最后一个懂鸟兽语言的人》一书中所采访的、能以鸟兽语言召唤它们的金学天的情况。在学者汪玢玲所著《东北虎文化》(中华书局2007年版)一书中,也记载了曹保明调查长白山懂得虎语言的金学天与金家的书《高兴》之事。日前,《世上最后一个懂鸟兽语言的人》(曹保明著)韩文版也已出版发行。

  天地法则 人与自然的和谐 

  在东北长白山腹地十四道沟地区,有一个叫金学天的人,他家有一本叫《高兴》的记载野兽“语言”的书,据说他懂兽语。他是第十一代狩猎世家的传人,爷爷叫金洪弼,父亲叫金达纯。他们一共哥四个,他是最小的一个。在他10岁那年,有一天,父亲从山上狩猎回来,他见父亲的嘴一会儿歪向东、一会儿歪向西,发出不同的恐怖声音……他以为父亲得病了,就问:“这是怎么了?”父亲说:“我在说兽语。”金学天惊奇地说:“怪不得俺听不懂!”父亲说:“你想听懂吗?”他忙说:“想。”父亲说:“学我!”于是,父亲的嘴怎么动他就怎么动,父亲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他就发出什么样的声音。父亲乐了,说:“就教你了!”从此,他就和父亲一块上山去“召唤”野兽,然后狩猎。

  召唤就是使用野兽的“语言”把野兽召来,要分辨动物当时的情况,这属于狩猎人的绝技,也考验狩猎人的品德。为什么会说野兽的“语言”是猎人的品德?上个世纪90年代,曹保明去采访金学天,金学天在他的窝棚前告诉曹保明,猎人在山上狩猎要遵守山场子的规矩,不能出现“打亏情”和把“山场子打浑了”的事情。所说“打亏情”,是指猎人由于不懂野兽的语言,打了怀孕的母兽,或者打了正在“相爱”的某一只兽,这都是“打亏情”;所说的把“山场子打浑了”就是指人不遵守各个季节的打猎法则,即“冬不打素夏不打荤”。

  素和荤,是指动物的大小。素,又叫“素菜”,如野鸡、兔子、山猫、地鼠等等,这类动物身体小,冬天活下来已经不易,所以在严寒的季节里尽量不要伤害它们;荤,又叫“荤菜”,指老虎、狗熊、野猪、狍子等大型动物,在夏天时应尽量少猎它们,因为这类动物的体积大,打下后吃不完,肉不易贮藏,容易腐坏——这些都是打猎的道德,也是“山场子规矩”。如果不按照这些规矩从事,山里人就叫“把山场子打浑了”。

  祠虎为神 虎踞山林敬为王 

  在东北长白山里,处处都有学问。进山后,首先要搭“老把头”庙。这种举动,是对自然中虎的崇拜。虎之为神,在《后汉书》中就已有记载:“祠虎以为神。”在吉林传统文化中有许多这样固定的概念,比如过去山里人出门,一定要先祭拜山神爷老把头。它是谁呢?有说它是指老虎。虎在民间为神由来已久,吉林人称老虎为山神爷,并有“山神爷节”。长白山区尤好祀山神,每出游至深山老涧,皆见架木板为小庙,庙前竖木为杆,悬彩布置香炉,供山神位。也有供老把头的,主要是因为山里多猛兽,祈神呵护人。“被祭祀的神灵还有虎神、鹰神”(谷长春主编《吉林地域文化通览》)。吉林长白山区的山神爷节(老虎节)、木把节、老把头生日,同为农历三月十六日。但据《永吉县志》记载,山神爷和老把头是有区别的,山神爷专指老虎,而老把头则是人。这一天是长白山区放山、采参、采药、伐木、狩猎之人的共同节日,“其日,山神庙会,各参户集资演戏,山村具牲礼祀神者尤众”。可见,老虎是长白山一种独特的受人尊崇之物。

  1997年,曹保明与金学天(左)在长白山中。(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为什么东北人把虎视为山神爷呢?曹保明认为有几个原因。主要原因是从前长白山生态环境良好,食物链正常衔接,适合大型动物老虎的生存;同时,人们视虎为山神爷,认为“爷”就是“王”,虎不但额头上有个“王”字,而且在同大型动物熊、豹争斗中,多为虎胜,所以在观念上人们就产生了对虎的崇拜;并且,在东北和长白山区各民族皆有万物有灵的观念和信仰,虎踞山林为王,视虎为山神爷,这切合了民间信仰。在长白山里,“一般看见了虎的足印,即使是迎面而来的,人们也要顺着虎的足印走一节,然后再慢慢转过去。”(清,刘建封,《长白山江岗志略》)这表现了人对动物、特别是虎的重视,并在客观上起到了对自然和动物的保护作用,也使得发现了人的虎自然就躲避开了——大自然永远把无比美好的东西留给那些关爱大自然的人。

  所以,人们在歌颂英雄的时候往往都将其与自然的崇拜连在一起。传说,清太祖努尔哈赤小时候叫小罕子,他聪明伶俐,而且和老虎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小罕子十三四岁时,他四处讨饭走到一个地方,当地县官一看小罕子正是他要捉拿的人,就命人把小罕子抓了起来。县官想,干脆我把他“处理”掉得了,以免日后出麻烦,于是就把小罕子捆起来。县官老婆在一旁看见了,问:“你要把他怎样?”县官说:“杀掉。”县官老婆说:“别杀。把他扔到虎圈里,我要亲眼看一看他是怎么让老虎一口一口吃掉的。”县官喜道:“好主意。”原来这个县官平时喜爱老虎,让人捉了许多老虎养在房后园子里,平时专供观赏,也时常把犯人扔进虎圈喂虎,供人们观看。现在老婆有这个愿望,他当下命人给小罕子解下绳子,由两个人抬着从两丈多高的虎圈墙上扔了进去。小罕子从地上爬起来,一看是老虎,二话没说就一顺腿骑上一只,还自言自语地问:“这是谁家的大猫?骑一骑行不行?”这样一说、一骑,老虎还真是温顺,让小罕子骑上后,就顺着虎圈跑开了。一圈儿、两圈儿,一连跑了十七八圈儿,一直跑得小罕子喊:“停下!停下!俺有点饿了。”小罕子下了虎身,老虎却吓得贴墙躲在一旁。县官和县官老婆看到老虎这么听小罕子的话,小罕子拿老虎只当大猫玩儿,就知道小罕子不是一般人,只好把他放了。这则有趣的故事在《清史稿》和一些古籍中都有记载。另外,在《三国演义》之中,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为刘备的五虎上将,据民间传说他们也懂兽语。

  据说医圣孙思邈通晓虎语。一次他外出行医,见一只老虎拦住去路,他欲走不得,欲退不能,于是对虎说:“你是有事求我?”老虎点点头。医圣上前一看,原来是有一根骨头扎在老虎的喉咙里。孙思邈说:“你等等,我去去就来……”他进城找到铁匠铺打了一个“虎撑子”,塞在老虎的嘴里,一下子拔出了骨刺。后来老虎为了报恩,时常驮着他四处游医。此后,民间凡见行医人手持一个铁圈儿,边走边晃着,便视为“名医”,据说这就是当年医圣孙思邈传下的“虎撑子”——意指这位医生医术高明,有给虎看过病的经历。

  天人合一 尊重生命的规律 

  冬季,长白山上铺着厚厚的雪。一切鸟兽都隐藏起来,动物仿佛绝迹了。但为了生存,猎人们从祖祖辈辈对自然的观察中总结出对猎物的认识,他们采取各种方式来狩猎。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熟知动物的心理。

  金学天在召唤动物。(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金学天讲述的《高兴》,其中有许多方面是大自然中人对动物心理的分析与研究的体会,这极其重要和珍贵,属于人类珍贵的文化遗产。金学天曾说,在深冬,如果常常听到虎“噜!噜!”地咆哮,这说明它是一只孤虎,失掉了伴儿。而这只虎多半是公虎,捕它多用绳套。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祖上在狩猎归来时,特别是冬季,常常手套着一个绳套,边舞边唱,而且围着爬犁上的死虎跳舞,这就是猎人套的虎。

  套虎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高兴》中讲述了人对虎的感受,描述了诸多动物的天性。猎人的舞蹈中有“滚地”的动作,就是猎人围着爬犁,时而翻身倒地,打个滚,挣扎一下,然后跃起,再跳蹦,然后再“滚地”。据陶勉先生在《鸭绿江三百年》中记载,虎有很幼稚胆怯的一面,使人感觉到这是自然的真实。其实,任何动物都是惧怕人类的,许多动物如果人们不去碰它,它其实也绝不会主动伤害人。要注意保护动物的天性,才能留住自然的生态,生态是大自然的天性,也是人与自然的“天人合一”,这是一种生命的规律。

  曹保明曾在冰雪覆盖崎岖险峻的长白山道上给记者讲过大来好(一位著名的长白山响马)的故事。大来好豪迈地说:“黑夜走路我不怕,我有铜手铁指甲;我有七扦八金钢,我有火龙照四方。”他透露说,当年在外行走的人,只要一念这个口诀,你就不会出事,因为你有山神爷(老虎)在保佑了。火龙,是指龙的两只发光的眼睛,而在这里是指虎的眼睛——它在夜里,两眼如两盏灯笼闪闪发亮,照亮四方,保护夜行人平安吉祥。

  其实这里所说的有两个概念,一是指老虎本身是山中最大的动物,各种动物都怕它,只要它一出现,其他动物都吓跑了,人就会更加平安了;二是指其实自然界中所有动物都是惧怕人的,包括老虎,人不惹它,它就躲着人。这反映了原始状态大自然的良好。同时,人们在传颂如果人对动物好、动物也会对人好的这种行为时,也表现了人类的美好希望:希望人类能获得平安,而人类自己得到了平安,自然也得到了保护——这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重要理念。

  大爱情怀 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关爱与守望 

  在长白山区,人与自然和谐的文化内容相当丰富,而且具有鲜明的多样性和深厚的民俗基础。传说清太祖努尔哈赤小时候从明朝总兵李成梁处逃进了长白山,路遇8个女真人,于是结拜为兄弟,他最小,人们称他为老疙瘩。大伙一起进山采参,但几天“不开眼”(没挖到人参)。一天晚上,他们的窝棚门口来了一只老虎,把头说:“这是老虎要挑人吃,办法只有一个,大伙把帽子一个个扔出去,老虎把谁的帽子叼了去,谁就出去跟老虎走吧。”老大老二一直到老八的帽子扔出去,老虎连瞅都不瞅,直到老疙瘩小罕子的帽子一扔出去,老虎叼起来就走了。大伙只得哭着送小罕子和老虎一块走了。可是老虎并没吃小罕子,而是把他领到长着一片棒槌(人参)的地方。第二天,小罕子回来领大伙来到这个地方,大伙挖了许多人参,卖了大价钱,并因此得以招兵买马打天下,建立了政权。所以从那以后,满族人更加尊崇老虎。

  金学天在召唤动物。(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生活在山林中的民族尊崇老虎,从努尔哈赤的传说中找到了源流,这表明了北方民族想借用制度和至高无上的权力去推动这种理念,而事实上,这种保护动物的理念确实起到了作用。强大的民间文化力量已经深入人心——人们认为,山神爷老虎无时无处不在保护着人们,它是一个巨大的超自然的力量。因此,在长白山区,如果人们放山、采集有了收获,或者平平安安地回到家,都要到附近的大树上刻上老虎的鼻子、眼睛,给树木拴上红布条,祭祀山神爷,别的猎人、伐木人、采集人经过这里,也必须停下来进行一番祭祀。人们认为,这是对大自然给予的善待的回报——这也是人类懂得感恩的一种生存品质。

  吉林长白山的老把头节、老虎节,是长白山区自古以来人们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珍贵实践,是我们珍贵的自然遗产、历史遗产和文化遗产。清代以来,清政府以自己的制度建设所采用的民族民间文化理念的重要记载,特别是清顺治(1644年)年间所出台的《打牲乌拉志典全书》(金恩晖等校点整理)文献,明确记载了对长白山自然的保护、动物的保护,这个重要的历史文献要比美国《黄石公园保护法》早218年。历史上,尊重自然、保护自然,在吉林的民间早已是上有法律、下有民约的规矩,这是一个深蕴在人们生存道德底线上的大文化概念。

  曹保明认真地说,东北虎豹公园的确定,正在召唤那些具有历史文化记忆的可爱的动物回到属于它们的家园。但与此同时,我们一定要防止新的生态移民带来的文化记忆流失——那是珍贵的自然记忆、历史记忆、文化记忆。我们要站在历史的角度看未来,让我们的自然生态良性地、可持续地健康发展。所以,在确定东北虎豹公园之际,抢救东北人类对动物的生态文化记忆工程有必要同时启动——这是人类文化遗产的重要类别和类型。

  抚今追昔,至今在长白山区,人们依然传承着许多对自然生态保护的深刻理念。比如进了老林子,累了你也不能随便去坐树墩子,因为那是山神爷(老虎)、老把头(山林先人)的座位。而且还要分外尊崇这些树墩子,别说不能去坐,更不能在那里大小便或者说脏话,而且还要绕着走,怕的是惊动和污秽了山神爷——这是在提醒今天的人们:生活和自然是有规可循的。斧子掉头了,要叫“出山了”;让石头绊了一下,要说让“毛”咬了一下,因石(和死音相近);在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的船上吃魚,吃完这面,要翻过来吃那面时,不能说翻过来,要说“划”过来……其实这诸多禁忌,都是对人类生活生产活动的一种提醒和对自然的尊重,让人们注意安全,能顺利吉祥地生存下去。从这一点来看,自然与生活中的任何习俗,都有它之所以曾经存在的重要意义

  人们保护了自然,自然也对人类回馈着丰富美好的环境与生态,而更重要的是,这表明了生命不忘记生命的一种大爱情怀。其实在自然界中,任何生命都曾经和人的生命一样九死一生。从这一点上说,保护自然生命,也是保护人类自己;歌颂自然生命,是人类的生存品质,更是一种自然的法则。

  也许说到此时此刻,我们不能不唱起一首悠远的摇篮曲:

  狼来了,虎来了,

  老熊背着鼓来了,

  乖乖宝贝快睡吧,

  不然把你背走了……

  从前的孩子,多半是听着“老虎妈子”的歌谣进入了梦乡;今天,希望美好的自然回归到人类的生活中,让人们在童话般大自然的怀抱中美好生活。听长白虎啸龙吟——让自然的生动重新归来。


版权所有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地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电话:0431-88626671 电子邮箱:hubaogy@163.com 吉ICP备18002657号-1
Copyright: Tiger National Park, North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