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余生

信息来源:吉林画报 2018.7期刊    时间:2018-09-29    打印

“那时候已经开始禁猎,只是还没现在这么严。那些日子雪大,我和五常的打猎伙伴尹石钟去查看前些日子下的套子,进了前面那座山……”因为自家开的小片荒玉米地让野猪给拱了,曲双喜老人带着我们一起上地里查看,边走边聊。小片荒的面积不大,四周都是山林。郎老师说过,这是野猪活动最猖獗的区域,村里每户人家的庄稼都被野猪糟蹋过,村人也大多有过遭遇虎豹的经历。但是“虎口脱险”的只有曲双喜一人。

  老人活动着至今还不甚灵活的右臂,回忆起了2002年一月下旬虎口逃生的经过。

  那段时间珲春全境暴雪,最适合狩猎。因为鹿和狍子的腿又细又长,跑动的时候很难拔脚,动辄整群困在大雪地里,捉它们跟拔萝卜似的。那天下午,曲双喜和尹石钟穿上自制的滑雪板,去山上“溜套子”,他们很顺利地捉到了一匹陷在雪地里的马鹿,肢解之后放进背筐里。

  猎物在手,二人回程的脚步格外轻松。走到林业局清过雪的路段时,摘下了滑雪板,还没走几步呢,突然,曲双喜觉得头皮发乍,似乎头发一根一根都竖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回头,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大力袭来,他被扑倒在路上,同时耳边“咔嚓”一声,他的右臂断了。这时他已经能够看清,是一只个头硕大的猛虎袭击了自己,他的右臂被老虎死死咬住,被虎叼着跑出了很远。

  天空和树林飞快滑过,曲双喜恢复了一点儿神智,哭着哀求老虎:“山神爷爷,我哪次上山前都给你老上供磕头,你别吃我,求你饶了我吧!”不知道老虎是不是听懂了曲双喜的哀告,它真的慢慢松开了嘴,拱起散落在地上的马鹿肉块,啃吃起来。

  曲双喜的右臂疼得快失去知觉,他挣扎着爬起来,左手拖着鲜血淋漓的右臂,咬着牙往前走,往前走一步,就离鬼门关远了一分……

  事后曲双喜才知道,这是一只刚被猎套伤过的老虎,正处在疯狂的报复欲当中,如果不是背上的新鲜马鹿肉,他的下场就难说了。在曲双喜被送往珲春市人民医院救治之后,三道沟林场一位年轻的女职工不幸丧生虎口,成为轰动全国的特大新闻。

曲双喜的肘部粉碎性骨折,肩头被咬伤,背部有多处抓痕。伤愈出院后,他和尹石钟因犯了非法狩猎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和一年,同处罚金三千元。

 一转眼,就是十六年,当年虎口逃生的好猎手,如今已经步履蹒跚,大腹便便,记忆力严重减退。正是初夏,他穿着一件白背心,裸露的右臂上四条深深的伤疤让人触目惊心。老人告诉我,这条胳膊看着灵活自如,却一点劲儿都使不上。打猎这个伴随他大半生的行当,他是有心无力了。何况,在监狱的两年时间里,每周都上法制课,管教经常有针对性地对他进行帮教,他早已懂得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意义。

出狱后,曲双喜和老伴儿以务农为生,春季采山菜,秋季采蘑菇,生活虽不宽裕,可心里踏实。随着环保理念的深入人心,他联合周边村民成立了3支反偷猎巡护队,开始定期巡护森林:套子、防火、做宣传、看护山上的红外相机。环境恢复了,动物多了,老虎回来了,这成了官道沟村乡亲们的骄傲。

这话不假,我在跟随科研中心人员上山更换相机卡时就“偶遇”了梅花鹿群。几十米之外,一只梅花鹿扑闪着纯净的大眼睛盯着我们看,好一会儿才跑进了密林。这就是珲春保护区的生态现状。

野生动物种群恢复了生机,人兽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凸显。村民陈立敏家养了七只狗都让豹子吃了,距离珲春市十多公里的板石村,老虎跳到羊圈里咬死了三十多只羊……被野兽包围的官道沟村越来越安静,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虎豹逼离故园,被迫放弃这一片生养他们的热土,留守老人们的生活也经常被野生动物所扰。可这里原本就是它们的家园,人类才是入侵者。

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时,距离人类文明又近了一大步。

 

 

文/李谦 吴林锡

图/庄严 郑聚强

 

 




上一篇: 过把瘾
下一篇: 越来越好
版权所有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地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 电话:0431-88626671 电子邮箱:hubaogy@163.com 吉ICP备18002657号-1
Copyright: Tiger National Park, Northeast